宋朝历史:宋代的——山水画

  我们正进入中国山水画历史上又一个重要阶段。因为六朝人对自然的发现和对艺术家创造力的认识,唐朝人对空间的感受和对笔墨表现范围的掌握,正在一批将被后人奉为楷模的大师作品中结出果实。五代和宋朝历史(907-1279年)一开始很混乱。中国在唐朝崩演后陷入了新的四分五裂之中。五代时北方内战不断,在当时能画出什么作品,实在使人惊奇。相比之下,南方各小国显得稳定和安宁。南京和成都的小朝廷,给逃出北方的学者、诗人和画家们提供了避难所。这些人带来了唐朝宫廷艺术的残余之物。960年,宋朝开国者征服了北方,建都于汴京(今天的开封)。十五年后,又成功地灭掉南方诸国,中国重新统一了。

  在南方诸小国中,南唐的末代君主奢侈昏庸,荒于政事,但却精于艺术鉴赏,还是多情善感的词人。他择以为友的不是朝臣官吏,而是诗人画家。975年,他和手下的文人学士们被押解到汁京,成了无辜的囚犯。他们悲伤地怀念南京的旧事,以度过痛苦的残年。他们中间有位巨然和尚,是山水画家。只知道他继承了董源的山水画风格,至于他怎么得宠于君王,就不甚了解了。而董源作为宫苑里默默无闻的小官,要到963年他死后一百多年,才在画史中出现他的名字。由于后代评论家们对董源、巨然推祟备至,所以有必要知道,为什么他们那样不同一般。

  宋人记载说,董源主要以画传统的龙和着色山水出名。就我们所知,第一个称董源、巨然为江南画风创立者的,是科学家、考古学家和天文学家沈括。沈括没有用中国画论中比比皆是的那些套语,简单地称赞董源的画气韵生动。他指出董源“不为奇峭之笔”,既不画北方的悬崖陡壁,也不作晚唐画家的梦幻图,而是“多写江南真山”,“尤工秋岚远景”。沈括在《图画歌》里用一两句诗来概括重要画家不同的风格,也谈到董源、巨然:“江南董源僧巨然,淡墨轻岚为一体”。

  他还指出,巨然的画往往简率为之,宜于远看(类似莫奈的作品)。用笔草草,越成熟越追求印象效果(又像莫奈)。北宋还有一位很古怪的画家和批评家米币,认为董源的画“天真”、“平淡”。淡的字面含义是清淡、冲淡,指品呷绿茶时很微妙的味觉。这淡雅而不易确定的特质,是后来文人画家们时时追求又无从捉摸的理想。董源、巨然的湿笔苔点,适宜用来表现南京附近开阔的地势、模糊的山形和迷像的暑气。宋人评论唐代张澡或王墨那种放达的“吟啸鼓跃”,在董源、巨然画上看不到了。他们的画是那么宁静、悠闲,和自然非常融洽。虽然他们两人都不以诗文和学术成就著称,但他们的风格除了书法之外却是无所不包的。可以像评论晚唐一位画家那样来评董源,’他“用墨独得玄门,用笔全无骨法”。换句话说,他没用书法线条来表达情感和形体结构。

  传世的巨然的山水画只有几幅攀本,还有些接近董源风格的长卷和残片。但其接近的程度无法考证了。对中国早期画家的情况,犹如探求意大利早期大师的情况一样,几乎没有市政档案、报告或赞助人的书信可供征引。至今还没设计出科学的仪器能鉴定用来画长卷的墨和绢究竟制作于10世纪还是14世纪。一幅传为最可靠的董源作品中,画了一串景物,宽阔的河滩水面,远远地掩映于树丛之间的村落,以及连绵环抱的低矮山峰。岸边船上有些人,有的正在撒网。但近处的人在干什么却看不清。

  据宋人记载,董源曾作《河伯娶妇图》,描绘以少女祭祀河神的旧风俗。如果这里画了这个内容,那么独自站在船头的少女就要充当可怕的牺牲品,但只要想到中国画家忌讳去描写不道德的题材,这种假设看来就毫无可能了。不过故事的结局很愉快,新上任的地方官换了祭神的贡品,把巫士扔进河里,由此废止了这野蛮的习俗。船上那人如果是来革除弊习的地方官,好象还说得过去,可是渔夫们的漠不关心又使这名不副实。对这么新奇的事情,他们理应围在岸边观看。这或许是董源著名的《夏景山口待渡图》的残卷。

  不管主题是什么(这类图像问题在中国绘画中并不多见),这幅画确实包含了使董源成为后代文人山水画家典范的全部要素。那些不经意的笔墨技巧,给人以静谧轻快的感觉。画面洋滋着自由舒畅的气氛,还有渔村晚照的平和景致,使我们不仅能看到,而且还体会到艺术家的内心。

上一篇:宋代六大窑系
下一篇:赵恒(宋朝第三位皇帝)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五代和宋朝的手工业状况
服务热线

http://www.allyogaallthetim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