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服饰的服饰种类

  

  关于妇女的内衣,也有时代特色,除贴身的“抹胸”之外,还有一件“腹围”。腹围是一种围腰、围腹的帛巾,其繁简不一,颜色以黄为贵,时称“腰上黄”。

  宋代妇女通常的服饰,包括贵族妇女平时所穿的常服,大多为上衣袄、襦、衫、褙子、半臂等,下身为裙子、裤等。宋代褙子样式,为对襟、窄袖,领、袖口、衣襟下摆都镶有缘饰。衣襟部分时常敞开,两边不用纽扣或绳带系连,任其露出内衣。

  宋代服装多因旧习,根据前朝的服饰形制、民俗风情,制定了上自黄帝、皇太子、诸王,以及各级官员,下及庶民的各类服饰。

  宋代妇女服饰大多仿照周代制度,大袖是宋代贵妇最常使用的一种服装,因两袖宽博肥大而得名普通妇女多穿背子,下长过膝.衣袖有宽窄一式,著时罩在襦袄之外女服仍以衫、襦、袄、背子、裙、袍、褂、深衣为主,都是命妇之服。

  宋代的服装,其服色、服式多承袭唐代,只是与传统的溶合做得更好、更自然,给人的感觉是恢复中国的风格一般百姓多穿交领或圆领的长袍,做事的时候就把衣服往上塞在腰带上。

  常服:均以大袖上衣,长裙、霞帔为常服。 宋代贵妇礼服——本图为大袖罗衫、长裙穿戴展示图(山西永乐宫壁画)。永乐宫

  壁画是中国古代壁画艺术中的瑰丽珍宝。虽然它的题材主要是宗教故事,但其中人物的服饰,则大多植根于生活。本图是根据永乐宫三清殿壁画天女所绘。在现实生活中多多为嫔妃、贵妇所穿。宋代贵妇礼服——宋代大袖衫、长裙、披帛是晚唐五代遗留下来的服式,在北宋年间依然流行,多为贵族妇女所穿,是一种礼服。普通妇女不能穿着。穿着这种服装,必须配以华丽精致的首饰,其中包括发饰、面饰、耳饰、颈饰和胸饰等。本图为对襟大袖衫、披帛、长裙穿戴展示图。 宋代朝服——宋代官服分为祭服、朝服、公服、时服、戎服、丧服等。宋代朝服,也叫具服,朝会时使用。上身用朱衣,下身系朱裳,即穿绯色罗袍裙、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再以革带系绯罗蔽膝,方心曲领,挂以玉剑、玉佩、锦绶,着白绫袜黑色皮履。这种服饰,以官职大小有所不同,六品以以下就没有中单、佩剑及锦绶。中单即禅衣,衬在里面,在上衣的领内露出。本图为中单展示图。

  出土的几十件文物中,按原料分可有两大类:一类是罗、绢质地的平展裙〈以二、三片面料缝制成),分上下两幅,上幅压下幅,裙腰上有双带,这种裙除少数几件为全素色外,大部分都有边饰;另一类是非常精美的印花罗百褶裙其原料既透明又轻薄,除裙腰和带子以外,全部是印金小团花纹。 ——宋朝百官常朝视事,皆穿公服,唯在祭祀典礼及隆重朝会时穿着祭服或朝服。公服基本承袭唐代的款式曲领大袖,下裾加一道横襕,腰间束以革带,头戴幞头,脚穿靴或革履。公服幞头,一般都用硬翅,展其两角,只有便服才戴软脚幞头。

  公服所佩的革带,是区别官职的重要标志之一,它比服装颜色分得更细。图为展脚幞头、大袖襕袍及玉带展示图。

  宋代品官制度基本上沿袭前代,因此宫中的官服也与前代相仿,分为朝服、祭服、公服、戎服、丧服和时服。朝服是朱衣朱裳,内着白色罗中单,外束罗料大带,并有绯色罗料蔽膝,身挂锦绶、玉佩、玉钏,下着白绫袜黑皮履。除这种朝服是统一样式外,官职的高低是以搭配的不同来区别的。主要是在有无禅衣(中单)和锦绶上的图案上作级别变化。着朝服时必戴进贤冠(是一种涂漆的梁冠帽),貂蝉冠(又名笼巾,是以藤丝编成形,上面涂漆的冠帽),獬豸冠(属进贤冠一类)。祭服是参照汉代以后制定的形制。

  宋朝是封建社会逐渐趋向衰落时期,维护封建统治的程朱理学成为两宋时期的统治思想。理学家把封建社会的伦理道德说成是天理,把父子君臣尊卑贵贱的等级制度说成是永恒不变的,要人们按照封建的伦理道德去生活,去规范自己。统治阶级把理学思想,封建社会的等级观念,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在车、轿、马匹的使用,房屋建筑的规格和装饰,服装的穿戴等方面,制定了严格的制度,用以区别人们的等级和社会地位。所以,宋代的服饰具有强烈的阶级性,皇帝至高无上,穿黄袍;官吏按等级高低、穿紫、穿红、穿绿;庶民百姓只许穿白、穿黑等。但服装也受人们审美观点的影响,受生活各方面的影响(如气候、工作条件等),因此封建王朝制定的制度往往被人们冲破,而后,朝廷又加以制约,在无数次的冲击与制约的斗争中,服装也产生了发展和变化。

  深衣本是古代衣制,因前后深长,叫深衣。本士大夫家居所穿,也做为庶人礼服。为宋儒所提倡。深衣是男用长衫,上衣下衣相连。《宋史》记宋代的深衣用白细布,上衣,衣全四幅,其长过胁。下属于裳,裳交解十二幅,下裳很长,“其长及踝。圆袂方领,曲裾黑缘”(《宋史·舆服五》卷一百五十三)。深衣在冠礼、婚礼、祭祀时平民可穿,官员家居可穿。北宋司马光曾穿着。邵伯温《邵氏闻见录》卷十九载:“司马温公依《礼记》作深衣,冠簪、幅巾、缙带入独乐园(司马光的庭园)则衣之”。《宋史·舆服五》还指出穿深衣时还配有“大带、缁(黑色)冠、幅巾(包在头部)黑履”。

  紫衫《宋史·舆服五》卷一百五十三谓:“本军校服。中兴,士大夫服之,以便戎事。”紫衫以颜色深紫而得名,其式样为圆领、窄袖,前后缺胯(下摆开衩)形制短且窄,便于活动和行走,是将士们常穿之服,便于作战。南宋初期,宋金对峙,形势紧张,战争随时可以发生,南宋士大夫穿紫衫,是备战的需要。另外紫衫比公服、朝服方便舒适,为人们所欢迎。绍兴九年(1131年)朝廷发诏令“诏公卿、长吏服用冠带,然迄不行”,“到绍兴二十六年(1146年)“再申严禁,毋得以戎服临民,自是紫衫遂废”(《宋史·舆服五》)。以后“士大夫皆服凉衫,以为便服矣”。

  凉衫“其制如紫衫,亦曰白衫”(《宋史·舆服五》卷一百五十三)。南宋建都临安,夏天炎热,士大夫以凉衫为便服,喜其穿着凉爽,本无可厚非,但终遭禁穿。礼部侍郎王俨奏:“窃见近日士大夫皆服凉衫,甚非美观。而以交际、居官,临民,纯素可憎,有似凶服。陛下方奉两宫,所宜革之。且紫衫之设以从戎,故为之禁,而人情趋简便,靡而至此。文武并用,本不偏废,朝章之外,宜有便衣,仍存紫衫,未害大体。”“于是禁服白衫,除乘马道途许服外,余不得服”。从此以后,凉衫用为凶服,而紫衫又流行起来。

  帽衫“帽以乌纱,衫以皂罗为之,角带,系鞋”(《宋史·舆服五》卷一百五十三)。北宋时,士大夫交际时经常穿帽衫。南渡后,一度变为紫衫,再变为凉衫。以后帽衫少了,只有士大夫冠婚、祭祀服帽衫,若公卿大夫生儿子时,也常服帽衫。

  襴衫以白细布为之,圆领大袖,下施横襴为裳,腰间有辟积(褶)。衣衫到膝,下面加一横幅为襴。襴衫是进士、国子生、州县生所穿的衣服。

  袍——男子服装,上下一体,长至膝下或足,圆领右袵,有窄袖窄衣,也有大袖宽衣,朝服、祭服、公服均属袍制类,下摆开衩的为“四楑袍”,内里絮旧蚕茧棉为“缊袍”。袍为最常着之服装。黄庭坚有诗云:“前日幽人佐吏曹,我行青草认青袍。”(黄庭坚《过平舆,怀李子先,时在并州》) 又每年十月皇帝赐大臣“窄锦袍”(《宋史·舆服五》卷一百五十三)。

  朝服——宋代朝服是大臣们参加朝会时所穿。一品、二品朝会时“皆朱衣朱裳”,“绯罗袍,白花罗中单,绯罗裙,绯罗蔽膝,并皂缥襈,白罗大带,白罗方心曲领,玉剑、佩,银革带,晕锦绶,二玉环、白绫袜,皂皮履”(《宋史·舆服四》卷一百五十二)。另外还有进贤冠、貂蝉冠獬豸冠相搭配。各品冠及服饰颜色不同,六品以下无中单(中单是衬在袍服里面的内衣),无剑、佩、绶。

  衫——长衣,有凉衫、紫衫、白衫、衬衫、青衫等,是最常用的服装,南宋诗人尤袤《准民谣》诗有:“寨长过我庐,意气甚雄粗,青衫两承局,暮夜连句呼。”此外还有“襴衫”为士大夫所穿,衫至膝以下有襴一围,艺人所服为义襴。《东京梦华录》卷六写皇帝仪仗队有人穿“青窄衬衫”,“黄生色宽衫”“络缝宽衫”等衫服。

  褙子——是宋代普通的服装,男女均可穿服。男子穿的是对襟式,两腋内不缝合,有长裙有带系束。宋程大昌《演繁露卷三》谓“今人服公服必裹以背子,背子者,状如单襦,袷袄,特其裾加长,直垂至足焉。”背子,实际上是一种只护胸部及背部的长衣服。《东京梦华录·卷六》记“天武官皆顶朱漆金装笠子,红上团花背子。”

  半臂——是半袖之衣,清潘永因编《宋稗类钞·上·奢汰》记“洪景卢学士尝赐对于翠寒堂。当三伏中,粟肌体战,不可久立。上问故,笑遣中贵人以北陵半臂赐之”。半臂不穿于正式场合。

  袄——短衣,为宋人常用的服装如“着红方胜锦袄子”(《东京梦华录》卷六)。

上一篇:宋代诗歌流派
下一篇:宋朝官职表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宋朝时候的军衔
服务热线

http://www.allyogaallthetim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