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和宋朝的手工业状况

  五代和宋朝的手工业状况_兵器/核科学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五代和宋朝的手工业状况

  五代和宋朝的手工业状况 五代十国时期,中原地区战乱频繁,而“十国”中的南方诸国,战乱较少。相对来说, 中原地区因破坏严重而生产恢复较慢, 南方诸国因破坏较轻而生产有所发展。 宋代除了北宋 初年及靖康、绍兴之际的战争外,社会相对安定,经济有一定繁荣,生产技术有进步,手工 业生产的发展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以家庭手工业为主的手工业经营形式 家庭手工业是建立在传统的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基础上的,官府征收的各地“贡品”中 的很大一部分, 应是家庭手工业的产品, 五代役法中的纸户、 笔户, 负责向官府供应纸、 笔, 亦应有一部分是家庭手工业生产的纸、笔,易州(今属河北易县)有不少制墨世家,其中亦 当有一部分属家庭手工业。此外,五代赋税中的绢、絁、布(麻布) 、绫、罗,宋代赋税中 的布、帛、丝、绵绝大部分是由农户在家织成后作为赋税交给官府的。宋代的其他工业品如 棉、麻织品,以及许多日用品也大都是家庭手工业产品,其制作者本身是农民,又是工匠, 自己生产原料,自己加工,然后以之交税或自用,有剩余则拿到市场上去出售。 失去土地而有一技之长的农民,或是为了增加收入,季节性地或长期出卖劳动力,而又 无固定雇主的一部分小手工业者,遂成为流动的手工业工人。北宋时东京开封城内: “倘欲 修整屋宇,泥补墙壁,..即早辰桥市街巷口,皆有木竹匠人,谓之杂货工匠,..罗立会聚,候 人请唤,谓之罗斋。竹木作料,亦有铺席,砖瓦泥匠,随手即就。 ”③南宋都城临安城内沿 街的临时工匠,如补锅、修鞋帽、穿珠子、修刀剪、磨镜等匠人,随时可叫唤,大约有数十 种①。这种直接为消费者服务的流动手工业工人,不但是城市生活必然的组成部分,同时, 在广大的乡村中也甚为流行,成为农村经济的补充。如洪迈说: “吾乡白民村民为人织纱于 十里外,负机轴夜归。 ”②这种外出为他人做活的流动手工业工人,回家后仍然是农民。季 节性的、临时或长期流动的手工业工人,是手工业作坊的基础,一旦在手工业作坊中获得较 为丰厚的经济收入,就成为相对固定的手工业作坊的工人。 城市中的民营小手工业作坊已很普遍,从糖果点心到衣服冠帽、家用什物、笔墨纸砚、 建筑材料以至妇女装饰品、儿童玩具, 无所不有。 都设有专门制造的小手工业作坊(作、行、 铺、店等) ,有的还发展为大型作坊。五代的纸户、笔户以及以制墨名家的,有一部分是民 营的小手工业作坊。 北宋时开封城里的制饼店即已具有这样的规模, 如 《东京梦华录· 饼店》 记载:胡饼店“每案用三五人捍剂(按挤) 、卓花、入炉,自五更卓案之声远近相闻。唯武 成王庙前海州张家、皇建院前郑家最盛,每家有五十余炉” 。制饼手工业已有按挤、卓花、 入炉三个分工程序和协作关系。 ③ 《金史》卷 47《食货志》 。 ① 孟元老: 《东京梦华录》卷 4《修整杂货及斋僧请道》 。 ② 吴自牧: 《梦粱录》卷 13《诸色杂货》 。 南宋时杭州城内手工业作坊,共有 440 行即 440 家。 《梦粱录·铺席》所记的是作坊也 是商店,而《梦粱录·团行》所记的则主要是专门的手工业作坊。 五代、 宋的民营手工业作坊从事的手工业种类很多, 其中造纸、 制墨和制糖业最为兴盛。 五代时的“纸户”中的一部分,以及南唐有名的“澄心堂纸”的生产者,应是小手工业作坊。 宋代造纸(麻纸、皮纸)业大部分为民营,有几个中心:一为浙东路的会稽(今浙江绍兴) 和郯县(今嵊县) ,二为江东路的徽州(今安徽歙县)和池州(今贵池) ,三为成都府路的成 都(今属四川)及其附近的广都(今双流) 。造纸的原料有以商品形式取得的,如浙东会稽 一些种植竹笋的农家, 由于把这些未长成的笋作为造纸的原料卖给造纸作坊而致富。 造纸业 作坊的规模一般比较小,但已有简单的分工,如徽州造纸的过程完全用手工操作,并有几十 名工匠同时协作完成一个程序,北宋苏易简《文房四谱》记载: “黟、歙(今皆属安徽)间 多良纸,有凝霜、澄心之号。复有长者可五十尺为一幅,盖歙民数日理其楮,然后于长船中 以浸之;数十夫举抄以抄之,傍一夫以鼓而节之;于是以大熏笼周而焙之,不上于墙壁也。 由是,自首至尾,匀薄如一。 ” 制墨业大都为民营,且系世传家业。唐末易水(今河北易县)人奚超世代以制墨名家, 后与子廷珪逃至歙州,南唐时赐姓李,仍以墨名家。此外,南唐还有朱君德、柴询、柴成务、 李文远、张遇、陈赟等世代制墨,至宋代仍有名于世。③北宋精于制墨的工匠有几十人,如 陈赡,真定(今河北正定)人, “初造墨,遇异人传和胶法。..赡死,婿董仲渊因其法而加胶, 墨尤坚致,恨其即死,流传不多也。董后有张顺,亦赡婿,而所制不及渊,亦失赡法云” 。 此外,还有王迪、潘谷、沈珪、陈相等等,都以制墨名家①。制墨业常常为个人劳动,不需 雇工,更便于保守技术的秘密。宋代制墨业的本身也有简单的分工,如和煤、回捣,然后成 为硬剂、热剂、熟剂,最后成为丸捍。 茶叶的生产和制作,大部分由种茶山场中的“园户”来劳动,而收购和销售则归官府控 制,实行专卖制(榷茶) ,即民营官卖。按宋代茶叶加工的程序分为拣茶、蒸茶、榨茶、研 茶、造茶、过黄六步,总名“焙工” 。也有部分为官营官卖。 民营作坊常雇用季节性的茶工园丁、 采工和焙工, 给雇钱或给茶叶。 建州 (今福建建瓯) 制造好茶,北宋仁宗时“建茶盛于江南,近岁制作尤精,龙凤团茶最为上品”②。 宋代的“末茶”销路广,北宋末由官府经营而禁止民营,利用汴河水力的水磨磨制,是 茶叶加工的大型作坊,后转为民营。南宋末,江西路制造末茶用“九转连磨”磨制。 ③ 洪迈: 《夷坚志·乙志》卷 8。 ① 王辟之: 《渑水燕谈录》卷 8。 ② 何薳: 《春渚纪闻》卷 8。 宋代糖霜的主要产区有五处:浙东四明(今浙江宁波) 、广东番禺(今广东广州) 、四川 广汉以及遂宁(今均属四川) ,其中以遂宁所产的质量较好。其他“四郡所产甚微而碎,色 浅味薄,才比遂宁之最下者” 。遂宁种糖蔗的中心在涪江东二十里的繖山,那里“山前后为 蔗田者十之四, 糖霜户十之三” ③。糖霜作坊三百多家,每家多的制作几十瓮, 少的一二瓮, 称为糖霜户。除用自己生产的蔗糖原料外,并收买其他蔗农的糖水熬制糖霜。附近白水镇农 户,虽多种蔗田,但其蔗不能成霜,每年压蔗出糖水卖给山前诸家。制造糖霜,需要复杂的 技术与累积的经验,又要置备许多生产工具,如蔗削、蔗镰、蔗凳、蔗碾、榨斗、枣杵、榨 盘、榨床、漆瓮等,还要配牲畜拉碾,同时要雇用一二十名工匠,制作的分工顺序为削皮、 锉蔗、入碾、蒸泊、入榨、釜煎、再蒸泊、入瓮、再煎、再入瓮等。 总之,五代、宋的手工业状况,仍是以家庭手工业为主的经营方式。 在家庭手工业和由此发展起来的小手工业作坊之外,五代、宋还有较大规模的手工业。 在上述制茶业、制糖业外,还有规模更大、技术更复杂的手工业,如矿冶、制盐、丝织、制 瓷、 印刷、 造船等。 有些学者认为这些手工业已具有手工业工场的性质, 但具体的证据不足, 还难以说明问题。 宋代的官府手工业 宋代同前代一样, 一些重要手工业多为国家掌握和垄断。 官府手工业在生产中占主导地 位。宋朝官府手工业规模都较大,手工业组织也比唐时更加庞大。官府手工业专门从事宫廷 的用具、服饰、器物的生产和供应,并涉及军需、营造等事业,属于百工的事务,设有专门 机构和职掌的官吏进行管理。根据史籍记载,唐朝廷的手工业管理机构有工部、少府监、将 作监三个系统,下设分支机关管辖各种手工作坊及工匠生产等事务。宋初,工部及将作、军 器等监成为闲司,职务归属三司;少府监亦为闲司,另设文思院等制造御用器物,元丰五年 (1082 年)官制改革后,有关机构设置如下:工部,设有尚书、侍郎、掌百工水土之政令, 所属工部司设郎中、员外郎各一人,掌制作营缮计置采伐所用财物,按其程式以授有司。 少府监,设监、少监、丞、主簿等职官,掌百工伎巧之政令。分设四案,下辖文思、绫 锦、染、裁造、文绣等五院,制造各种御用金、银、玉器、服饰、法物等,以及诸州铸钱监。 将作监,设监、少监、丞、主簿等职官,掌管土木工匠板筑造作之政务等,分设五案, 下辖十个附属单位。 军器监,设监、少监、丞、主簿等职官,掌监督缮治兵器什物,以给军国之用。分设五 案,下辖四个附属单位。 此外,还有都水监、内侍省的后苑造作所、司农寺的都曲院、水磨务、炭场等等。 ③ 王辟之: 《渑水燕谈录》卷 8。 ① 王灼: 《糖霜谱》 。 宋代官手工业组织更加庞大。 少府监的一个附设机构——文思院, 掌金银犀玉工巧之物, 金彩绘素装钿之饰,以供舆辇、册宝、法物,及“凡器服之用”的,领有:打作梭作钑作镀 金作■■作钉子作玉作玳瑁作银泥作碾砑作钉腰带作生色作装銮作藤作拔条作■洗作杂钉 作场裹作扇子作平画作裹剑作面花作花作犀作结绦作捏塑作旋作牙作销金作镂金作雕木作 打鱼作绣作裁缝作真珠作丝鞋作琥珀作弓稍作打弦作拍金作玵金作克丝作共 42 作①。另 外,内侍省里的一个后苑造作所,是“掌造禁中及皇属婚娶名物”的,领有:生色作镂金作 烧朱作腰带作钑作打造作面花作结条作玉作真珠作犀作琥珀作玳瑁作花作蜡裹作装銮作小 木作锯匠作漆作雕木作平拨作■ 作旋作宝装作缨络作染牙作砑作胎素作竹作旋镂作糊粘作 像生作靴作折竹作棱作匙筋作拍金作铁作小炉作错磨作乐器作毯子作抡捧作毯仗作丝鞋作 镀金作■洗作牙作梢子作裁缝作拽条作钉子作克丝作绣作织罗作绦作伤裹作藤作打弦作铜 碌作绵胭脂作胭脂作桶作杂钉作响铁作油衣作染作戎具作扇子作鞍作冷坠作伞作剑鞘作打 线作金线作裹剑作冠子作角衬作浮动作沥水作照子作共 81 作①。文思院和后苑造作所的产 品都不过是皇家日常使用的器物,已经有这样多的作了。土木工程、军器制造、车舆制造、 礼器、各种织染、盐、铁等等,还不在内。 官手工业的制成品,除皇家自用及赏赐外,也有以售卖形式处理的。这主要是对盐,有 时对于铁也是如此。宋熙宁中“盐价既增,民不肯买,乃课民买官盐、随贫富作业为多少之 差”①。南宋时“福建下州例抑民买盐,以户产高下均卖者曰产盐,以交易契纸钱科敷者曰 浮盐,皆出常赋外,久之遂为定赋”②。 ① 参见白寿彝、王毓铨: 《说秦汉到明末官手工业和封建制度的关系》 , 《白寿彝史学论集》上,北京 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4 年版。 ① 《宋会要辑稿》职官 29 之 1。 ① 《宋会要辑稿》职官 36 之 72、73。 五代、宋手工业的发展如前所述,在家庭手工业和由此发展起来的小手工业作坊之外, 五代、宋还有较大规模的、技术更复杂的手工业。包括坑冶业,铸钱业、制盐业、丝织业、 制瓷业、印刷业、造船业等,在不同程度上都比前代有很大的发展。五代、宋的坑冶业,以 铁、铜为主,其次是金、银、铅、锡,闽、蜀、湖、广、江、淮皆有之。坑冶由私人(坑户) 经营的,缴纳一定数额的税“岁课” 。也有朝廷直接经营的,产品的运销全受朝廷的控制。 五代、宋的冶铁业十分发达。五代时,后唐、后晋都曾下诏“并许百姓逐便自铸造”①, 宋代冶铁业更发达,如徐州利国监大规模的民营冶铁业。元丰元年(1078)苏轼说: “利国 监自古为铁官,商贾所聚,其民富乐,凡三十六冶,冶户皆大家,藏镪百万。..今三十六冶, 冶各百余人,采矿伐炭。 ” “近者河北转运司类乞禁止利国监铁不许入河北,朝廷从之。..自 铁不北行,冶户皆有失业之忧,诣臣而诉者数矣。 ”②可见利国监生产的铁,运销受朝廷控 制。 冶铜业因铸造铜钱而有更大的发展,后周显德二年(955)为铸造铜钱而“采铜兴冶” ③。宋代铜矿坑冶业分官营和民营,官营的由官府掌握,在铜矿坑冶处设置监、冶、场、务 等机构,招集坑户,支给本钱;坑户自雇工匠从事开采,采得矿石后即送到官炉中冶炼,已 有采矿、 碓磨、 淘洗、 上炉四道工序, 产品则交给官府, 不得私有。 如南宋绍兴二十年 (1142) 洪迈说: “信州铅山之铜,..昔系是招集坑户就貌平官山凿坑取垢淋铜(即胆铜) ,官中为置 炉烹炼,每一斤铜支钱二百五十。彼时百物俱贱,坑户所得有赢,故常募集十余万人昼夜开 凿,得铜铅数千万斤,置四监鼓铸。 ” 信州铅山场铜矿还有一种是民营的, “有力之家”向官府的矿场租佃土地自行开采。 “信 之铅山,..间有出备工本为官开浚。元佃之家已施工力,及自用财本起创,未享其利,而哗 徒诬胁检踏,官吏方且如追重囚,黥配估籍,冤无所诉,此坑冶所以失陷”①。民营的铜矿 坑冶受到官府官吏的打击。五代初通行唐钱,后晋天福三年(938)允许“公私”有铜者并 许铸钱,次年即“以天下公私铸钱,杂以铅锡,缺小违条,今后只官铸”而禁止私铸。后周 显德二年“以县官久不铸钱,..乃立监采铜铸钱”②。南唐铸铜钱,饶州(今江西波阳)永 平监每年铸铜钱 6 万贯,南唐后又铸铁钱;吴越、北汉亦自铸铜钱,后蜀、湖南、闽则铸 铁钱,铜、铁钱兼用,都是官铸钱,禁止私铸。 ② 《宋史》卷 181《食货志》下三。 ① 《续文献通考》卷 19《征榷》二。 ② 《五代会要》卷 26《铁》 。 ③ 《苏东坡全集·奏议》卷 2《上皇帝书》 。 ① 《五代会要》卷 27《泉货》 。 ② 《宋会要辑稿》食货 34 之 27、23、24。 宋代铸钱业全是官营的,但私铸亦未能禁绝,铸钱业虽是官营的,但分工、评工办法都 是仿照民营作坊,如韶州(今广东韶关)永通监: “即韶置监,分遣金工以往模之。以模沙 冶金,分作有八,刀错水浸,离局为二,雇工于巧,凡手指之勤,筋力之用,率评价而与之 金。不发帑赀,不徭民籍,而功用成。..韶被山带海,杂产五金。四方之人,弃农亩,持兵 器,慕利而至者,不下十万。 ”③可见宋代冶金工业中已有制模、翻沙、刀错、水浸等工序, 分八个作坊,工人是雇用的专业金工,人数“不下十万” 。 宋代铜钱还行使于辽、金、西夏等地区, 并远销海外。 依北宋元丰初年统计,诸路铸铜、 铁钱共有 26 监,其中铸造铜钱的有 17 监,铸造额为 506 万贯,铸造铁钱的有 9 监,铸造 额近 89 万贯。 制盐业中海盐和池盐都由官营榷卖,井盐是民营的,雇用盐工,如四川的井盐经营者只 要缴纳“月课税” ,就能在西川四路的市场上销售。如北宋文同称井研县(今属四川) “盖自 庆历以来,始因土人凿地植竹,为之卓筒井,以取咸泉,鬻炼盐色。访闻豪者一家至有一、 二十井,其次亦不减七、八。..今本县界内已仅及百家,..每一家须没(役字之误)工匠四、 五十人至三、二十人者。佣身赁力。平居无事,则俯伏低折,与主人营作;一不如意,则迭 相扇诱,群党哗噪,算索工直,偃蹇求去,..已复又投一处,习以为业”①。 丝织业除乡村中的家庭手工业外,有不少是民营的大型作坊。台州知州唐仲友在婺(今 金华) 、台二处都开设彩帛铺,既是印染作坊又是店铺。朱熹说: “本州(台州)收买紫草千 百斤,日逐拘系染户在宅堂及公库,变染红紫。..(除分给其妓弟等人外)其余所染到真红 紫物帛,并发归婺州本家彩帛铺货卖” ; “及染造真紫色帛等物,动至数千匹” 。又“乘势雕 造花板印染斑襭之属凡数十片,发归本家彩帛铺,充染帛用”②。这个彩帛铺的规模很大。 至于从事印染的工匠,据朱熹说是拘系来的,未知是否可靠。 官营丝织业的规模更大、分工更细,如四川成都府路的官营织锦院,据费著《蜀锦谱》 所记: “设机百五十四,日用挽综之工六十四,用杼之工五十四,练染之工十一,纺绎之工 百十一,而后足役。岁费丝权以两者一十二万五千,红蓝紫之数以斤者二十一万一千,而后 足用。织室、吏舍、出纳之府,为屋百一十七间而后足居。 ” 制瓷业在这一时期也获得很大发展。五代后周时,制瓷还原焰烧化学工艺发达,生产出 “雨过天晴云破处”的郑州柴窑青瓷。北宋时,名窑崛起,除东京的官窑为官营外,还有民 营的汝州汝窑、禹州(今皆属河南)钧窑(主要在金朝时期)以及定州(今属河北)以生产 白瓷为主的定窑、浙东龙泉县(今属浙江)生产断纹青瓷的哥窑等。南宋时,官、民窑更纷 纷兴起,如浙西有余杭窑(又名修内司官窑,今杭州西余杭镇) 、江西有吉窑(今江西吉安 南永和镇) 、福建有建窑(今福建泉州南)等,而最大的是景德镇窑(今属江西) 。 宋代许多小规模的民窑具有小商品生产的性质, 雇用的陶工不多, 如江西永和镇的舒公 窑,据清施闰章《蠖斋杂记》记叙: “有舒翁工为玩具,翁之女尤善,号曰舒娇,其炉瓷诸 色,几与哥窑等价。..相传陶工作器入窑,变成玉。工惧事闻于上,封穴逃之饶。 ”舒公窑制 瓷仅父女相传,其陶工也保守技术秘密。 ③ 《五代会要》卷 27《泉货》 。 ① 余靖: 《武溪集》卷 15《韶州新置永通监记》 。 ② 文同《丹渊集》卷 34《奏为乞差京朝官知井研县事》 。 据南宋蒋祁《陶记》所记: “景德镇陶首三百余座” , “陶工、匣工、土工之有其局,利 坯、车坯、釉坯之有其法,印花、画花之有其技,秩然规制,各不相紊” 。 “埏埴之器,洁白 不疵,故鬻于他所,皆有饶玉之称(景德镇属饶州浮梁县) 。..窑火既歇,争相取售,..交易 之际,牙侩主之,..运器入河,肩夫执券,次第件具,以凭商算。 ”①南宋时瓷器为外贸出口 主要商品,外商特别欣赏景德镇的瓷器,荷兰人由泉州贩至欧洲,其价值每与同等重量的黄 金等价。 五代时雕版印书业开始发展,冯道任后唐宰相时,长兴三年(932)二月, “请依石经文 字,刻《九经》印板”印卖。先刻完五经,后汉时补刻四经,直至后周广顺三年(953)六 月,才全部刻成。同年五月,后蜀宰相毋昭裔也“请刻板《九经》 ” , “由是蜀中文学复盛” ①,开封、成都是五代时的两个雕版印书业中心。 宋朝雕版印书业,形成杭州、开封、建阳(今属福建) 、眉山(今属四川)四个中心, 官营的则由国子监雕板, 称为监本, 常在杭州刻印。 包括启蒙及诸子百家、各种诗词、文集、 历书、医药以及工农业技术等各种书籍,还流通到辽、金、西夏等地区。民营印书业,不少 是为适应士大夫科举考试的需要,如“建阳书肆,方日辑月刊,时异而岁不同,以冀速售。 ” ②宋朝正式发行交子、钱引、会子、关子等纸币以及茶、盐钞引等流通证券,促进了印刷业 的发达。交子初行,由益州(今四川成都)路富民十六户主持印制发行,天圣元年(1023) 改由官办的益州交子务印造。南宋初,杭州富户也印造“便钱会子” ,高宗在位末年,会子 务印造官“会子” ,工匠有 204 人,是个不小的纸币生产作坊①。茶、盐引则由榷货务交引 库等印造,亦应是个相当规模的证券印刷生产作坊。 造船业 由于海外贸易的兴盛而迅速发展。北宋时东京设有造船务,督造“纲船” (漕运船)为 主,以及座船(官员坐的船) 、战船、马船等类。造船场初期分布在江西路的虔(今江西赣 州) 、吉(今吉安)二州与湖南路的潭(今湖南长沙) 、衡(今衡阳)等州,后期则是两浙路 的温(今属浙江) 、明(今宁波)二州,福建路的泉州(今属福建)后跃居首位。当时福建 和两浙都使用抵抗风浪能力较强、吃水较深的尖底海船。20 世纪 70 年代泉州湾出土的宋 代海船, 属于 “福船型” , 尖底造型, 多根杆, 隔舱数多, 容载量为 2000 料 (约合今 120 吨) , 结构坚固,稳定性好,抗风力强,适宜于海上航行。至于广州(今属广东)海上民用的商船, 据朱彧《萍洲可谈》记载,船深阔各数十丈,船幅广阔,属“广船型” 。 南宋时,经济重心更向南移,海船的体积更大,周去非《岭外代答》记载,广西航行于 南海的民用海船, “舟如巨室,帆若垂天之云” 。柁长好几丈,船上存贮一年的粮食,并且还 酿酒养猪。 直接开往阿拉伯的海船, 船上可容纳上千人, 有街市及纺织业, 可见其体积之大。 ① 《朱文公文集》卷 18《按唐仲友第三状》 。 ① 刘新园: 《蒋祁〈陶记〉著作时代考辨》 、 《 〈陶记〉校注》 , 《文史》第 18、19 辑,中华书局出版。 ② 《旧五代史》卷 43《明宗纪》九; 《资治通鉴》卷 277、291。 ① 岳珂: 《愧郯录》 。

上一篇:我们为什么爱宋朝?
下一篇:宋朝文化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宋朝宋代历史
服务热线

http://www.allyogaallthetim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