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十大预言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因为预言得比较准确,而被列为“中国古代十大预言”的分别是托名吕望乾坤万年歌》;托名三国时期·蜀国·诸葛亮马前课》;托名唐·李淳风藏头诗》;唐·李淳风袁天罡推背图》;托名唐·黄檗黄櫱禅师诗》、托名北宋·邵雍梅花诗》;托名明·刘基烧饼歌》,明·刘基金陵塔碑文》;清·高静涵步虚大师预言》;民国·某易学家《武侯百年乩》。

  从明末开始,扶乩对我国佛教的发展开始产生重大影响。清朝中叶时扶乩对佛教的影响,出现又一个鼎盛期,各地纷纷设立乩坛。到民国初年,北京城里乩坛林立,甚至出现了专门刊载扶乩消息和乩文的期刊。

  与纪昀同时的江南才子袁枚,其书《子不语》中亦不乏扶乩事,如其中名篇“关神下乩”,记叙了关帝君借由乩笔,以幽默的口吻,责备士人不够尽忠的故事。

  清末民初,“在‘同善社’降坛的有孔子、老子、关羽、释迦牟尼青华老人、吕祖(吕洞宾)、、穆罕默德、耶稣、拿破仑、华盛顿、托尔斯泰等等”。人们对扶乩的真假与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待扶乩的态度长期莫衷一是。

  说起民国初年的扶乩,不能不提到一件趣事。民国七年(1918年),谛闲法师应北京徐蔚如居士之邀,到北京讲经说法,当时北京乩坛很盛,曾经有白城隍(旧时城市的守护神叫城隍)降鸾自称要去听谛闲法师讲经,如果有不懂之处,还要请谛闲法师解说。后来,谛闲法师应邀而至,白城隍和关圣帝君相约如期降鸾,并对谛闲法师大加称赞,当时这件事在北京社会引起很大反响。所谓的十大预言本为八大预言,据考这些语言无一不是后人伪托,但这几种预言在民国流行甚广却是事实。另外预言国事自六朝以来一直以来为殿禁(国家禁止)南北朝既有道士因托名造作此类经书而被杀,亦有宗教徒用此造反者。到了唐朝更是加大力度禁止言传此类如《唐律疏议》中涉及的另一处,是卷十八(贼盗)的第八款。该款开首即

  此下有一小注:“造,谓自造休咎及鬼神之言,妄说吉凶,涉于不顺者。”对此《疏议》解释道:“所谓‘休’,是指妄言他人或自己有吉利的征兆(有当皇做王征兆之类)。所谓‘咎’,是指胡说国家有凶相恶报。指创作鼓吹怪力的图书,谎称宗教鬼神之说。如“凡诸侯有此文者,必为国王”“弥勒佛降生,明王出世”之类的妖言,凡是观天画地,诡说灾祥,妄言吉凶,都属于不顺之民,要处以绞刑。”此后又是第八款的原文:

  传用以惑众者,亦如之;传,谓传言。用,谓用书。其不满众者,流三千里。言理无害者,杖一百。即私有妖书,虽不行用,徒二年;言理无害者,杖六十。《疏议》接着注解说:“所谓‘传用以惑众者’,是说虽然不是自己伪造的,但传播了妖言、使用了妖书,并以此鼓动了三个人以上,那也要被处以绞刑。……所谓‘其不满众者’,是指受影响的人不满三个。如果是同居的,可以不算在‘众人’的限度内;此外只要一人以上,虽然不满三人,也要被流放到三千里外去。所谓‘言理无害者’,是指这样一些妖书妖言,它们虽然讲的也是变晃之事,但对时政没有损害,比如预言某年有水旱灾之类,凡传用这类妖书妖言的打一百大板。所谓‘即私有妖书’,指那书是前人旧作,私下流传,不是自己写的。那样的书即使不传用,收藏着也要判两年徒刑。至于所收藏的妖书,言理上对时政没有损氰又不传用,就打六十大板算了。”但是唐朝并不禁止那些婚丧嫁娶等等事情所需要的阴阳术数书,除此之外,其他的阴阳术数书如上所说都在禁止流传之列。《唐律》中所有的涉及的这两项法律条款,在中国史上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它们在以后的《宋刑统》、《大明律》等封建王朝法典中均得到了全部的保留,成了七世纪以来中国的两个不息的基调。五代后周宋元继承旧制亦复如是。而易学则是中国古代哲学,在道教创立前就已经存在的学术,而非宗教化的神学,切莫把易学与此类推测国运联系到一起,这于易学生存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唐太宗贞观六年,天下太平。太宗问于李淳风日:‘朕之天下今称定矣,卿深明天道,不知何人丧我国家?以及我朝之后登基者何人?可相传几代?卿历而言之

  这个开头就明显地露出了作假的马脚。贞观年间是唐代最安定之时,史称贞观盛世。贞观六年,唐朝立国才14年,唐太宗才33岁,怎么会突然问唐朝会传几代,会被谁灭亡呢?比如一个十多岁二十多岁的人,很健康,很自负,各方面都是最好的条件,正是前程未可限量,怎么会急于知道他能活多少岁,因什么病或什么事而死呢?

  李淳风预言武则天乱唐天下,说:“乱我朝之天下者即在君侧,三十年后杀后子孙死尽。此人在二旬之上。”他不肯说此人是谁,只暗示说:其为人,止戈不离身,两目长在空

  这里又多有破绽。贞观六年武则天才九岁,却被说成已二十多岁。她14岁才被选为太宗才人,怎会此时已在太宗身边。在《推背图》中李淳风已明说“有一女子身性武”,为什么这里又不敢明言呢

  所谓“两目长在空”指武则天称帝后把一批字改成另外的写法。其中就有把“照”字改写成“璺”,作为自己的名字

  李淳风又预言李泌平定安史之乱,但并不正确。又预言黄巢、朱温及唐代灭亡。又言了宋、元、明、清的代替。如“有八旗常在身之主出也。人皆口内生火,手上走马,头上生花,衣皆两截。”说的是清人人关,口含烟袋,衣是马蹄袖,头戴花翎,袍上穿马褂。李淳风对清代的事知道如此详细,却正暴露那实是清代人所编写,要卖弄自己的“学问”。而这种学问,又不过是编制拙劣的谜语罢了

  清人八旗制度是努尔哈赤在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才建立的,一般人知道要在清兵入关甚至清朝建立之后。官服的马蹄袖、官帽上的孔雀花翎赏赐.也都是清朝建立之后的服饰制度,不是瞄然的事理,完全没有预见可能和必要

  口内生烟指用烟袋吃旱烟,是说清人入关带来了吸烟新事物。这全是不知历史真实的误说。学者们研究,现已清楚,在世界范围内,人们都是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才知美洲中部有烟草这种植物。16世纪中叶以后,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烟草及吸烟的嗜好才逐渐传播到路线是经吕宋(今菲律宾)入台湾、福建;一是自日本入朝鲜再至辽东;一是自南洋进入广东。明代天启、崇祯时期,烟草作为嗜好广泛流传。可见口内生火不是满族独有,也不是清人带入关内

  有两句关于东北土产和风俗的谚语。一是: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一是:东北有三怪,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口中叼个大烟袋、养个孩子吊起来。《藏头诗》的作者可能据此望文生义而推测:大姑娘都如此,男人吸烟必更早而为全国之独一无二。其实清代宫室妇女吸烟被视为时髦,也很盛行。阮葵生《茶饮客话》:“虽青围稚女,银管锦囊与京奁牙尺并陈矣。”金学诗《无所用心斋琐语》:‘苏城(按,指苏州)风俗,妇女……妆毕向午,始出闺房,吸烟草数筒。”《广西通志》:“蛮女性喜吸烟,每以烟筒插髻。”可见不限于满族

  《藏头诗》所说“衣皆两截”指清代官员官袍上外加马褂。马褂如妇女两截衣的上衣。官员而穿妇女之衣,借此种说法表示清人不知礼仪,非我族类。这里也有问题可分析

  把妇女上下衣分开称为“两节穿衣”或“两截穿衣”,始于元代,是对妇女的卑称说法。元剧《抱妆盒》二折:“谁想寇承御是个三络梳头两截穿衣的女流之辈,倒有这片忠心。”《金瓶梅》第55回西门庆见两个儿生得清秀,真真袅袅媚媚,虽不是两节穿衣的妇人,却胜似那唇红齿白的妮子,欢天喜地。”清代小说《歧路灯》第66回:“男子汉大丈夫,休说那三络梳头、两截穿衣、戴鬏髻的话头。”三络梳头,指头部头发主体及两鬓之发。仅由此点也可见《藏头诗》不会早于元代

  《藏头诗》又预言,在清代亡后,有二百年是“天下有三日,地无一石,生于此时者,皆享莫大之福也。过了这个时代,又是人皆四目,牛无足,头生于背,尾生于口,天下大乱。”这样多次一治一乱之后,“至西戌之年,人数尽矣。天地合矣。”谁也说不清是什么意思。而且绝不会有“西戌之年”

  藏头诗之名指的是:把一首诗的最主要意思拟成四个字的一句话,而把这四个字分别用在四句诗的头一个字,便把全诗的主题隐藏起来,人不易发现。例如《水浒传》中吴用设计在卢俊义家墙壁上写了这样一首诗:“芦花丛里一扁舟,俊杰俄从此地游。义士若能知此理。反使逃人可无忧。”每句头一个字合起来正是“卢俊义反”一句话。这就是所谓藏头诗:把主要意思分开藏在每一句诗开头的第一个字

  但这篇预言文字并不是诗,也不像藏头诗的藏法。原来作者有意同读者捉迷藏。这个“藏头诗”实际是“藏头事”的谐音隐实示虚趣说。意思是这篇文字中把未来的大事作藏头露尾式的预言。抛开内容不计,这个题目实在是有巧妙的心计,值得欣赏

  由此我们再看其中“口内生火,手上走马,头上生花,衣皆两截”四句话,用它们来表达所要说的内容,倒也是别开生面而也有文趣的。这是与《推背图》大为不同的。由此我们也就知道它的作者(当然不是李淳风)正是得意于自己的这些小聪明而作卖弄,便把它们套在原有的《推背图》老内容中,托名为李淳风的另一预言佳作

  清徐珂《清稗类钞·方伎类·梅花诗》说:“宋邵康节其论本朝者云:‘胡儿骑马走长安,开辟中原海境宽。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汉中看。’此言世祖入关,定鼎燕京,后开海禁,与各国通商,有粤寇洪秀全之乱,而宣统辛亥八月十九日黎元洪起义武昌也

  邵康节名叫邵雍,研究《易经》》有名,并把八卦占卜法改造成简单的《梅花心易指掌法》和《梅花数》两种。后人便托名伪造《梅花诗》。从上引文“其论本朝者云”一句来看,它也有所谓对宋、元、明各代的预言。但是,北京大学版社出版的傅漩琮等主编的《全宋诗》却只字不及邵雍有《梅花诗》,可见是民间的伪作,而且当在武昌起义之后较长之时

  民间还有一种托名邵雍所作的算命书《铁板神数》,也叫《蠢子数》。明杨慎《丹铅录》指出:宋代学者张载有病,曾问邵雍:你很会算命,能对我的病算个结果吗?邵雍说:如果是天命(即大规律)我可以知道,而世俗人一般所说的命(即具体事情),我就无从知道了。杨慎据此而言:“康节之言如此,今世游食术人,妄造大定数,蠢子术,托名康书,岂不厚诬前贤?”所言游食术人就是不从事劳动生产,游手好闲,各地辗转,靠算卦骗人度日的所谓术士。正是这种人伪造各种预言书

  徐珂《清种类钞·方技类·以蠢子数推命》说:“此书于国初由关东传至山西。原书八箱,五箱损于水,遂有无从检查之八字,即诉之此流失之数。但云传自康节,在宋以前即能测定满洲姓氏耶?如瓜尔佳氏、妞钴禄氏者,皆能算出,即可知其伪矣

  徐珂不相信宋代人能预知清代满洲人会有那些姓,从而认为这本书是伪作,这是很对的。所谓《铁板神数》卜书的册数多得要用八个箱子装,过河时五箱掉在水中,算命术士遇到对有的人按八字不会算命时,便说这些命的算法因书掉在水中失传。这本身就是胡说。宋代的书已不是木简,一种书会有这么多册?算命的术士运送算命书,却算不出它会掉在水中,成了极明显的自我暴露

  《烧饼歌》开头说:朱元璋一次吃饭时,刚把烧饼咬了一口,军师刘基(字伯温)求见。他把烧饼用东西盖住,让刘伯温猜。刘一算就回答说:“半似日兮半如月.定是金龙咬一缺。”皇帝大惊,便让他算明代有什么逆反大事,能传多少代,多少年?刘伯温便预言了国都由南京迁到北京、明成祖篡位、土木之变、魏忠贤专权、李自成起义、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强令汉人剃发、中华民国建立等许多大事。又预言了中华民国许多大事,但至今无人知道是具体的什么事,也无从验证明。下面举些关于清朝的预言

  “雨水草头真主出,赤头童子皆流血。倒置三元总才说。须是川水页台阙。”第一句是把“满”字拆开,第四句是把“顺治”二字分解,指顺治皇帝灭明

  “十八年间水火夺,庸人不用水火臣,此中自己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第一句指顺治在位十八年。“庸人不用水”是“唐”字中去掉“用”而换上“水”成为“康”字。“火、臣、己”三个合成“熙”字。用《易经》六十四卦减去三卦,表示康熙在位61年

  “点画佳人丝白分,一止当年嗣失真。”两句各拆“雍正”二字。“朝臣乞来月无光,叩首各人口渺茫。”是对“乾隆”二字的分解。但诗句中“叩首”与隆字中的耳朵旁和“生”字对不上号

  “廿岁力士开双口,人又一心度短长”是对“嘉庆”的分解。但套用“度”字太勉强。“叩首之时头小兀,妲娥虽有月无光。”前句中“叩首”指“道”字,“小兀”合成“光”字。“太极殿前卦对卦”指咸丰皇帝,因《易经》中有《咸卦》、《丰卦》。“洞边去水合用水”是对“同治”的拆字

  “草头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指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实际只是对同音的“喜”字作解说而残缺不全。草字头和“口”可以说在喜字中有,但并无“家、上、十、女”的相应部件。可能“家”是加字之误,十是士字之误。“加上士、口”指喜字中有士和口。女指慈禧是女性

  只有后世的入知道了前代有这些皇帝,才会作假编造拆字预言。只能是粗识文字,文化不高的游食术人才会拙劣的如此拆字

  《明史-刘基传》:“帝尝手书问天象,基条答甚悉而焚其草。”又特别说:“顾帷幄语秘莫能详,而世所传为神奇,多阴阳风角之说,非其至也。”他怕泄密,重要的草稿都烧了,怎会把如此机密的预言说给别人?史传中明说这类“阴阳风角之说”仅是俗间传言,井不真实。而且这类东西“非其至也”,在他的经历和学问中并不是最高水平,不是他看重的

  《刘基传》中说,他自请告老还乡后隐居山中,“口不言功。县令求见而不得,只好换上便服扮成野民来拜访。儿子疏忽大意领到家中。刘基正在洗脚,只好让做黄米饭待客。县令这时才自报是青田县令,刘基也只好口称县民不曾远迎有罪,但急忙躲开,后又搬家。这样谦退知自守,远避名利的人,岂会写出大讲明朝灭亡的文字。开国之帝朱元璋必不会担心明朝的灭亡

  《铁冠数》又名《透天玄机》、《铁冠图》。它的《序》说:元代末年.刘伯温游华山碰见一位人称铁冠僧的,便向他学习算命之术。把他们的问答记下来,就是《铁冠数》。但说清楚的只是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明朝、李自成灭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其他绝大多数文字都不知所云。明眼人一下可以看穿,这篇文字无非是要给刘伯温的预知未来补充编造出一位神奇的老师。书中说:“牛生两尾,曰月并行,木上挂曲尺,即真主也。”这是说朱元璋立明朝。牛生两尾是牛字下面再加一撇和一捺,成为“朱”字。木上挂曲尺,是“木”字上部再加一撇和一横而连写成撇横折的一笔,略如木匠的折尺,也还是“朱”字。“目月并行”指明朝的“明”字。又说:“二百余年,万子万孙之年,人口吐火,鼻内生烟,拳中走马男穿女衣,女穿男衣。江山又变矣。”是说到明代万历皇帝的孙子崇祯时,被清人推翻。“人口吐火”等四句分明是《藏头诗》中抄来的,略作了文字变化。男穿女衣即由“衣穿两截”而变。女穿男衣指满族妇女穿旗袍.相当于汉族男人穿袍子。这位铁冠僧人,名叫张中。宋濂《张中传》说:他自言曾遇异人,授给算命奇术。他也不是僧人。而是科举考试不中,游山玩水、戴一顶铁帽子,引入注意。朱元璋曾让他预说国事,“口诵数十语”,但他这数十语说的什么事,并没有记载和验证。后人钻此空子,托名伪造了这一篇文字。《铁冠数》却另说他在元末用拆字的办法预言朱元度当皇帝.足见是编造的谎言

  诗前面一段文字说《推背图》、《藏头诗》、《铁冠数》、《烧饼哥》“皆以数干百年前之人,逆料数干百年后之事,历历数出,丝毫不爽,及吾人己身所经历者,亦语语应验,断非好事者所能附会也。噫!龟蓍真有灵耶,运数真有定耶?抑吾人心劳口拙,神志昏乱,而无沉潜精锐之思,反转以妄诞诬之也?”这些称赞中“语语应验”便是假话,“以妄诞诬之”正说明许多人并不相信,揭露那是好事者所附会的

  上述赞语之后又言:“兹又得黄蘖禅师之诗,亟书之以供同好。”全文共十四节,说到清代十位皇帝之名。主要诗句解说如下

  “日月落时江湖碧,青猿相遇判兴亡。八年运向滇黔尽,二九丹成金谷藏。”这是第一节。目月落指明朝灭亡,“日月”合成明’字。青猿即青猴,而谐音“清后”即清朝皇帝。二九丹成指在位十八年。由此可以使人知道说的是开国皇帝顺治

  “黑虎当头运际康,四方勘定静垂裳。唐虞以后无斯盛,五五还兼六六长。”首句“康”指康熙。“五五”相乘,再加“六六相乘,共是6l,是在位的年数

  其他各节中“有一真人出雍州”指雍正。“乾卦占来是运隆”包含乾隆”之名。“赤龙受宠事用嘉”指嘉庆。“白蛇当道慢腾光”指道光。“不幸英雄来海上”把来侵略的帝国主义称为“英雄”

  “亥逐无讹二卦开”指成丰,这与《烧饼歌》中“太极殿前卦对卦”指咸丰相同而抄袭。 “同心佐治运中兴”含“同治”年号。“光芒闪闪见灾星,统绪旁延信有凭”,其中含“光绪”

  “中兴事业付麟儿,豕后牛前耀德仪。继统偏安三十六,坐看境外血如泥。”其中“仪“指博仪,“统”指宣统帝。“豕后”指宣统最后一年的辛亥年,复与属相猪相应。“牛前”当指宣统元年已酉。句言宣统帝仅从己酉到辛亥的三年。“继统偏安三十六”这是指清朝受帝国主义侵略苟安残喘的最后一段时间。因此,此预言诗必定只能是清朝之后中华民国时期的某人的骗人伪作

  黄蘖禅师不知何许人,但对这个称名可以分析。唐朝时福建黄檗山有个名僧,法号就叫黄檗禅师。但另有个“蘖”字本音niè,却也是“檗”字的代写字。也就是说,中华民国时期某个人,故意用唐朝黄檗禅师的名号,而又利用飞自修辞方法,把“檗”字别写成“蘖”。而取音ni色,即“黄蘖”另谐音“谎捏”,即“捏谎”的倒序:这本是编造谎言之作。目的是试探有没有人识破他的机关

  这篇诗每四句说一个皇帝,但说光绪的共有12句。“光芒闪闪见灾星,统绪旁延信有凭,秦晋一家仍鼎足,黄猿运厄力难胜。用武时当白虎年,四方各自起烽烟,九州又见三分定,七载仍留一线延。红鸡啼后鬼生愁,宝位纷争半壁休。幸有金鳌能载主,旗分八面下秦州。”前两句中嵌入光绪名。“秦晋一家仍鼎足“指慈禧慈安两太后垂帘听政与同治或光绪之间表面上的三人掌权。青猿运厄力难胜,指皇帝拗不过听政太后。“黄”谐音“皇”,猿即猴而谐音“后”指帝,与说顺治的“青猿相遇判兴亡”句中青猿即清帝的曲折方法相同

  徐珂《清种类钞·方伎类·黄蘖禅师诗》引录了此诗全文,并在有关句下依次指出“此言康熙”到“此言宣统”,完全正确。但未有任何解释论证,所以本文只就重点句子辨析这些答案的根据

  预言有关于个人和社会的两类。对于个人未来事端吉凶的预言,是一般的算命,本书在他有关各篇中都有讨论。《推背图》之类都是关于社会或政治的预言,这样的预言至少应有如下一下些特点.可作为判断线]

  一,有明显的目的性或功利性.与预言者的利害相关,是为了促助或防范未来的事端。也要预言有意义的大事。李淳风预言有元、明、清各朝的事,与唐代有什么功利?预言清人吸烟,官服是马蹄袖又有什么意义?

  三,一定要尽量具体、准确。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什么事,等等,含糊其辞的必不真实。

  五.预言本身有一定的制约性,受已有的条件的限制。事物的发展到了需要估计未来,而且相对可以估计时。才能有所预言。不是离开现实条件,对毫无必要,毫无端倪的任何事情都可以预言而正确

  《推背图》之类没有一种符合上述任何一种特点。都是事后的人假托前人的名义而为。自然,这些假作预言的人也有他们自己的目的或功利(这不是预言本身的目的或功利)。一个是宣传迷信,为算卦生意大开门路。这一目的确实是达到了。而且相对说来还是久远无限期,最大限度的达到了。时至今日.连对它们进行学术研究的著作都相信并且曲意证明它们的正确、灵验,更不用说迷信观念还深的芸芸众生了。这也就是本书详细具体辨伪说理的原因

  另一个目的,是作者文化程度并不高,对其中所用的谐音拆字、双关、拆词、嵌词等特殊语文手段知之不多,因而颇为欣赏。袭用已有之例,或仿作,来卖弄自己的聪明学问。这也是许多文化水平低的人相信所谓预言的原因。而这些文字的上述语文手段,有的实在是笨拙低劣的

  《推背图》的结册是这种内容系统化的发端,在此之前有许多就个别事件预言的所谓“谶语”。有其一.必会续有其二、三,它们的内容互相抄袭而重复。中国历史上大事不知有多少,它们却只在朝代更换与皇帝年号上兜圈子,反而证明了并无真正的预言本领。假托的预言家,或沿用李淳风、袁天刚、刘伯温之名。也有动用姜子牙、诸葛亮大名的。《清种类钞·方伎类·乾坤万年歌》:“周太公望著《乾坤万年歌》。其论本朝云:‘十八孩儿跳出来,苍生方得苏危困。相继春秋二百余,五湖云扰又风颠。’这十八孩儿即把李字拆为十八子,指李自成。又同书《马前课》:“蜀汉诸葛亮有《马前课》每一课指一朝,白鹤山僧守元解释之。其论本朝者为第九课:0 o 0 o o o,中上。水月有主,古月为君。十传绝嗣,相敬若宾。证日:阳阴阳,阴阴阳。在卦为晋。解日:水月有主,清也。古月,胡也。”按,无非是把“清”字分成水、月、主三个部件之类。胡,指非汉族。至于那六个阴或阳的符号、“中上”等级、《晋卦》之类,都是瞎凑胡编的。不是从《易经·晋卦》算出清朝建立,而是把清朝已有的事实附会为《晋》卦。以“晋”谐音“进”,指从明朝前进到清朝

  然而,《中国神秘文化百科知识》一书对《藏头诗》、《推背图》、《烧饼歌》都是解释评价为“中国古代著名的预言典籍。”固然可以说它们著名,绝不能说是真实的预言。《中国方术大辞典》也都解释为“古代预言书”。必应斩钉截铁、旗帜鲜明地指出:是后人作伪的假预言。而这类介绍、研究古代神秘文化的专著。都不指明它们的虚假和宣传迷信的坏作用

  现在,网上有许多所谓“周易研究中心”之类,仍然把《推背图》《藏头诗》《蠢子数》《铁冠数》《烧饼歌》《黄蘖禅师预言诗》等,大肆鼓吹称赞,庸俗之至

  《乾坤万年歌》是托西周齐国太公吕望所著的一部推测国运的谶语作品。全文共计一百一十句,前面四句为前引,中间大段推测国运,后四句为结语。

  后世有人混淆视听,将谶语诗句顺序打乱,然而当我们对照别的预言,还是把诗句的真正顺序理了出来。惊奇的发现竟与唐代李淳风所著《推背图》推测的未来事件及结尾时间完全一致。

  《马前课》是三国时期·蜀国武乡侯诸葛亮所著的一部推测国运谶语作品。共作十四课卦,前十三卦推测国运,最后一卦为结语。

  《藏头诗》是唐代易学家李淳风与唐太宗李世民口头对话,当朝史官记录成书的一部推测国运的谶语诗作。前小段为事件起因,后大段推测国运。

  《推背图》是中华预言第一奇书,传说它是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下令当时两位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风袁天罡编写的。李淳风用周易八卦进行推算,没想到一算起来就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竟推算到了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回去休息吧”,因此这本预言奇书得名《推背图》。《推背图》共有六十幅图像,每一幅图像下面附有谶语和“颂曰”律诗一首,预言了从唐开始一直到未来世界大同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主要事件。

  可以认为在历代诸多预言中《推背图》最古老最玄妙的,是其他各种预言的祖本,因为它是所谓七大预言奇书中唯一被正史、野史、古典小说(而非网络传言)所明确记载的。水浒中还提到方腊起义应了推背图预言,可见在水浒传成书的元末,推背图已在民间流传颇广。

  除了《推背图》最迟在北宋已经流传(但是宋史并未记载作者,其所列袁天罡李淳风著作亦无推背图),并且在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一年就被政府列为进行查缴外,其他六种所谓的预言奇书(《烧饼歌》《乾坤万年歌》《马前课》《梅花诗》《藏头诗》《黄蘖禅师诗》)都是清中期以后之人所托古伪造的。

  如果使用汉籍全文索检系统你会发现民国以前的古籍中对这六种“奇书”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与其中内容相似的词句也没有。

  正如顾颉刚先生所言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现在网上流传的两个版本的《推背图》也是层累地形成的。推背图成书后经历代后人不断补充、修改(据明代野史称还遭到宋太宗和明太祖的大肆篡改),最终才成了现在网上看到的模样。根据香港学者王亭之的研究,推背图的明抄本,清末印本,民国本以及当代坊间流传本内容上皆有出入。

  实乃中国历代都不乏假托古圣先贤之名著书立说的,自秦代以来,预言谶纬之书更是常假托前人之名,用半通俗半隐晦的词句诗文概述前代历史以愚弄时人,有的是为了欺世盗名,有的是为了让时人因其前半部“预言”无误而信其后半部预言,还有的是为了假借天意起兵的。

  《禅师诗》是清代黄药禅师所作,托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大乘佛教高僧黄檗口述[2],当朝宰相裴休记录成书的一部推测国运谶语诗作。因为是托名之作,很多记载都把《禅师诗》归到了唐代黄蘗禅师名下,这显然是有误的,一个唐代高僧为何要从明末开始预言?所以,此诗作者另有他人。经查证,有记录显示此诗出自明末清初的一位高僧名为黄药禅师之手。更多资料已难以考证,从朝代上看作者为黄药禅师更为合理一些。

  《梅花诗》是北宋熙宁年间易学家邵雍根据自创的梅花易数法,推演成书的一部推测国运谶语诗作。共作十节卦,每一节卦推测一个朝代的国运,主要记述各朝代灭亡时的情景。

  《烧饼歌》是明代明朝开国功臣刘基与明太祖朱元璋口头对话,当朝史官记录成书的一部推测国运的谶语诗作。现存内容较不完整,前小段为事件起因,后大段推测国运。

  《金陵塔碑文》相传为刘伯温所作,於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国军入南京时发现。碑文预言的是二十世纪以后的中国的事。

  《步虚大师预言》是清光绪年间易学家高静涵根据《黄櫱禅师诗》,假称隋代虚构人物步虚大师所撰,前面小段为前言,后大段推测国运。

上一篇:古代服装
下一篇:中国古代排水系统彰显工匠精神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古代官职
服务热线

http://www.allyogaallthetim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