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

  她在赵大妞的榻边坐下,端起手中的帕子帮着赵大妞抚去额上的汗珠,笑着问道,“大妞姐儿,都当母亲了,挺累的吧!”

  赵大妞原本就嘟着嘴,见赵小翠问她,便不快的推开赵小翠的手道,“不累,不累!”

  “不累?”赵小翠奇道,“听你这语气,怎么你好像不高兴啊?你不是说想生一个大胖小子嘛?现在不是如愿以偿了?”

  “如愿以偿是如愿以偿了!”赵大妞斜了张大富一眼,“我就算是累死,也不会有人关心,这一趟白白的帮人家生了儿子了!”

  “哎呦喂,二嫂子,您消消气,消消气,家里的娃降生了,是该高兴的事儿,哪有人生完孩子火气还那么大的?”大柱子笑着打圆场道,话落,他碰了碰张大富的肘子给了一个暗示的眼神。

  “帮人家生孩子?”赵小翠茫然的盯了张大富一眼,道,“你生的儿子,是帮别人家生的?这是什么歪理啊?敢情不是你的儿子?”

  “我姐这人就是这样,反正我是站在姐夫这一边,命名的事本来就是爹的责任,她这个当娘的还诸多意见呢!”赵大担不满的接口道。

  他话音未落,大柱子忙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噤声,他知道赵大担和赵大妞向来不对付,这会儿肯定帮着姐夫的。

  她又把眸光移向赵大担,“担哥儿,你也是,多大的人了,你姐跟姐夫闹别扭,你没想着怎么劝和,还在那里添乱?”

  “我哪里添乱啊?哪里一边倒了?我姐就是小气,不就是一个名字嘛,能叫就成了,还那么讲究干啥呢?”赵大担撇嘴道。

  半卧在睡榻上的赵大妞听见这话就不乐意了,“担哥儿,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真的不在意,那我以后就继续叫你大棍,你可别怪我!”

  “我说大妞儿,你跟大富哥置啥气呢,不就一个名字嘛,我生商诚的时候,还是全权交给大柱子打理呢!”赵大妞拍了拍赵大妞的手掌宽慰道。

  “那怎么一样,你说柱子也知道尊重你,我们家这一位,连起码的尊重也没有!”赵大妞哭丧着脸,“我不过要在名字中加一个商字,他就死活也不肯,非得自己命一个名字!”

  大柱子颔了颔首,道,“二嫂子说,这娃子是咱们儿子的弟弟,侄子非得和咱们儿子第二个字相同,这样才能显得亲昵一些!”

  他把眸光转向张大富,道,“二哥呢,说是没有必要,他自己的儿子,想要命一个有意义的名字,二哥想要儿子将来当官,非得第二个字是个仕字!所以啊,两个人就这么杠上了,谁也不肯让着谁!”

  张大富接口道,“三弟妹,你评一评理,又不是一个娘生的,也不是咱们张家按着辈分排的,为啥非得一个字相同?”

  “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娘生的,可是也是堂兄弟,有一个字相同,将来能亲昵一些!”赵大妞道。

  “谁说非得一个字相同才能亲昵?你这是歪理!”张大富气愤的道,“只要处的好,咋样都亲,处的不好,啥字相同也白搭!”

  “谁说的?你才是歪理!”赵大妞还要继续说下去,赵小翠切断了她的话,“大妞儿,你听我说一句公道话吧!”

  “很好啊,咋啦?咋扯上他们俩呢?”赵大妞盯了赵大担和赵小马一眼,道,“他们俩跟这事儿可扯不上关系!”

  “是扯不上关系,我不过打一个比方,你仔细听一听,要是我说的没理,你再反驳,成么?”赵小翠耐心的解释道。

  “好,你也知道他们处的很好,别说是名字上有一个字相同了,连血缘也没有,他们俩却处的很好!”赵小翠抬眸盯视赵大妞,“我想告诉你的是,血缘并不重要,名字的相同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他们的感情如何,对不对?”

  “话是这么一个理,可是……”赵大妞让赵小翠说的有些动摇,可是依旧是一副坚持己见的样子。

  赵小翠继续道,“咱们的儿子是堂兄弟,可是有些亲兄弟,连名字也完全不相同,他们却能处的很好,有些亲兄弟,命名十分的讲究,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却反目成仇,可见,名字并不重要!”

  “可是……”赵大妞眸光在赵小翠和张大富之间游移,没再继续说下去,显然已经让赵小翠给说动了。

  赵小翠忙乘热打铁道,“不是有一句俗话叫‘人怕取错名’,可见取名是十分重要的,我犹然记得,几年前,二哥就把名字选好了,择了几个备用,其中都有‘仕’字的,二哥一向的心愿是儿子入仕为官光宗耀祖,那时我还夸二哥比柱子有心的多了,连名字也早早的就想好,你还偷着乐呢,现如今儿子有了,你却要二哥放弃想了很久的名字,你这么做,令他多么伤心呢!”

  “那时我也没怎么认真,再说了,那时不是没有嘛,咱们前些时候不是也说,谁的儿子先出生,就让他经商,大富也是答应的!”赵大妞撇嘴道。

  “二哥那是碍于柱子的面子才勉强答应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赵小翠静一静继续道,“其实这也是我的心愿,我也希望我的侄儿入朝为官,是以完成牛哥儿未完成的意愿!”

  “啊?还有这一层啊?我倒没有细想!”赵大妞环视众人一眼,显然已经让赵小翠说服了,只是面子上过不去。

  赵小翠自然能看透赵大妞的心思,便拍了拍她的柔夷道, “大妞儿啊,你平常都说在生儿子这方面,咱们当娘的,可比他们当爹的要付出的多的多,吃亏的紧了,现在好不容易给你偷闲的机会了,可以让他们分担了,你却硬要揽在身上,你说你傻不傻啊?”

  赵大妞抬眸盯了赵小翠一眼,她这话说的的确在理,也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便松口道,“算了,算了,小翠儿的话也不无道理,这取名的事儿,就听我那当家的吧!”

  “那不就好了,皆大欢喜了!”见赵小翠把他们夫妻劝和了,大柱子也欢喜的道。

  张大富把原来列好的几个名字拿出来看,突然间又觉得不怎么合心意,还得重新择选,几个人正说的高兴,突然间,远远的传来丧钟,一阵又一阵的扣动心弦,沉重而悠远,足足响了有七七四十九下。

  “马哥儿,你就是傻子一个,钟声这么远,在咱们家哪里能瞧见呢?”赵大担追了出去,笑着埋汰一句。

  “大担哥,你还真把我当傻子啊?”赵小马把院门给合上,重新回到里屋道,“我是在观望人群往哪里走,就能知道丧钟是打哪响起的!”

  赵大妞躺在睡榻上,听见大家都在议论钟声的事儿,就勉强支起身子,道“咋回事?咋回事?人家刚生完了娃子高兴着呢,来这个一个丧钟,还响了那么多下,这是存心跟我过不去么?”

  “这事你可别往自己身上扯,不吉利!”赵小翠忙制止道,她若有所思的道,“这钟声听起来好像是从皇宫的方向传来的?”

  “这话没实据可不能乱说,不然可就变成诅咒皇上,那罪过可大了!”大柱子道。

  “大哥,大嫂?”大柱子看见张大财和甄氏就奇道,“大哥,我刚才去甄府递话,您不是上朝去嘛,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皇上身体不适,今日没有上朝,只在暖阁中和众臣商议国事!”张大财环视众人一眼,眉头微锁道,“可是刚商议了一半,太后身边的杨公公来了,说是太后病重,让皇上去一趟寿宁宫,皇上就让我们回来了!”

  “那刚才的丧钟……这么说真是宫里传来的?”赵小翠一怔,眼眶有些湿润,“可是不对啊,上回帮着太后调理了身体不是说已经好了一些了,怎么会……会不会是什么妃子或者是皇子?”

  “是啊,也没见皇上宣召让翠姐儿入宫侍疾,我还以为太后痊愈了呢!”大柱子也奇道,“我想刚才的丧钟……应该不是太后归天吧!”

  “你们外地来的不清楚,四十九下是最高级别,只有皇上,太后或者皇后归天才能有的规格!”甄氏道。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上一篇:中国古代的长度
下一篇:古代女子原来这样自称并没有什么本宫、哀家、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好奇号”火星车最新发现!火星古代可能存在
服务热线

http://www.allyogaallthetime.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